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战斧主机面世一周年访记 心不甘却得服

战斧主机面世一周年访记 心不甘却得服

 2017-05-11 11:31:29   386  
来源:触乐 作者:楼潇添

  ■ 1

  2016年5月10日下午2点,斧子科技“战斧F1”发布会在北京751D·PARK新罐举行。斧子科技创始人兼CEO、蓝港互动集团董事局主席王峰登台演讲,正式发布了他们的“第一台国产家庭互联网娱乐游戏机战斧F1”。

  在整整一年后,王峰接受触乐采访,说他这十年来最大的进步是学会了不辩解。

  对于斧子,他没有辩解。斧子发布会后没有,斧子改名时也没有。王峰的说法是:“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我不生气。”

  2016年7月25日,斧子发布会大约2个月后,“斧子科技”正式改名为“蓝港科技”。蓝港在内部邮件中称:“改名是为了统一品牌”。蓝港是斧子的主要投资方,蓝港CEO王峰也是斧子的CEO。改名后,“战斧F1”成了蓝港科技旗下一条产品线。

战斧主机

▲蓝港游戏、蓝港影业以及——蓝港科技

  外界对斧子已经不再有之前的关注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斧子被称为“首款国产主机”,在它问世前,人们充满质疑,但也有期待;在2016年5月10日的发布会后,质疑和期待几乎都变成了批评,绝大多数玩家都很失望,有人甚至很愤怒。

  在一年前的全盛时期,斧子团队曾有深圳和北京两个基地,员工总数200人左右。研发团队和商务团队在深圳,主要负责硬件的开发和制作,最多时工程师数量“有100多人”。北京基地则负责市场、运营及行政等部分。

  一年后,只有十几个人负责维持“战斧F1”产品线,其中包括系统维护、游戏软件和客服售后,之前的研发团队已归入蓝港的硬件中心。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斧子已经死了。

  斧子确实还活着,尽管这个名字事实上已经消失。

  ■ 2

  2014年,张晓威在华为负责TRON游戏机。TRON是华为在2014年推出的安卓主机,因内部原因草草中止,张晓威曾说他觉得“华为里几乎没有玩游戏的人”,但他仍然想做游戏主机。

  张晓威在带着TRON去美国CES参展的飞机上遇到了王峰,两个人聊了不少。一个多月后,张晓威收到了王峰的邮件,王峰在邮件里邀请他一起出来做斧子。张晓威犹豫了快4个多月,前前后后问了许多问题。他跟王峰说,“游戏主机可以做,但要有大梦想”。王峰反问:“你还能找到比我梦想更大、更想做这个事的人吗?”

  张晓威想了许多天,然后打电话给王峰:“王总,您真想干吗?”王峰回答:“当然,我一直想干,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做自己的主机呢?我憋了很多年。”

  2000年,国内颁布游戏机销售禁令,停止一切关于游戏机的生产、销售和经营活动。这一禁令直至2014年1月上海自贸区成立才初步解除。王峰认为这可能是国内主机游戏的机会,他说主机是他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也有评论认为王峰看到了他的老同事雷军在手机领域取得的成功,而主机可能是中国泛娱乐市场的下一个爆发点。

  2014年4月,王峰开始筹备相关事项,到了2014年6月,斧子科技的基础团队已经形成。

  斧子的创始团队经验丰富,王峰任CEO;总裁张晓威来自华为,曾是华为游戏机TRON的主要负责人;CTO张嘉先后在Skyworks和英伟达任职;研发VP周穗则是TCL软件研究院产品组的组长,加上硬件中心VP李子鑫,一共五人。

战斧主机

▲斧子的四位联合创始人,从左至右分别为:李子鑫、周穗、张晓威、张嘉

  王峰主要负责融资方面的工作。他先找了1000万人民币,又拉来一些“有情怀的、被我打动的、或者认为跟着我有钱赚的朋友”投了500万人民币。从而使得天使轮融资金额达到1500万元人民币。王峰后来也承认自己有点冲动,“但当时我的心气儿是什么呢?我觉得我得为这做点事情。”

  在后来的发布会演讲中,王峰说他“和各家投资人在办公室聊了一个小时、和乐视贾跃亭见了一面、和吴奇隆打了一通电话,投资的事就这样成了。”2015年10月,斧子通过媒体宣布A轮融资6000万美元。这笔钱对于创业项目来说可谓奢侈。

  可这对于开发一款全新的游戏机来说真的足够吗?核心玩家会说,一款3A级主机游戏的成本就会超过这个数,微软在主机上大概砸了几十亿美金,也才勉强挤出一块市场,国内一片空白的市场则又是另一个局面。

  不管怎么说,在当时的中国市场环境下,几乎所有从业者都认为,对于开发一台主机和构建一套围绕这台主机的生态系统而言,这已经是“最有可能成功”的阵容了。团队里的所有成员都充满信心,大家觉得“我们的方向是对的,策略也是对的,在当下国内的主机行业又没有一个更好的产品。既然我们都有想法,正好有人愿意投钱,不如试一试,斧子不是没有机会。”

  但最有可能成功是否代表成功的几率足够大?一个非洲部落里最强的科学家团队是否能研制出空间站?时间已经给了我们答案。一年后,王峰反思此事时也表达了自己的困惑,“我们不能因为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以及自己多年对这个事情的热爱,就认为我们找到了当年最好的团队……其实并没有,我不是在说别人,连我自己是不是最合适做这个的人我都不敢确定……”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键翻页


关注微信
微信二维码
游信下载
游信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