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由游信作者:土豆的小番茄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摘编

相关推荐
这是一篇对尼文森林生物的记录文,以此怀念并理解奥日的旅途与归宿。一‌,背景“每一颗树都守着光,而每一束光都属于树,两者互相交融。而光虽永不衰微,树却无法万世长存。当没了树,光变得弱小不堪。光芒破碎,我们只剩一丝萤火”当灵树西饵老去,她的树叶飘落,枝干枯萎,光也随之破碎。尼文的大地被黑暗笼罩,腐朽不断侵蚀着这片土地,所过之处生灵俱灭。尼文的精灵深受腐朽的侵害,最终离开了这片土地。慢慢的,地穴的莫拉被黑暗蒙蔽双眼;雪山的鲍尔陷入沉睡;泉源的磨坊被“恶臭”缠停。森林,如何存续?“灵树之末”当奥日从暴雨中跌落,踏上寻找库的旅途时,玩家得以从奥日的经历中窥见森林的“生命”。莫基,这一活泼可爱的生物让森林有了声音;托克,这只立志在一切消失前游遍遗迹的大鸟,让森林有了历史的痕迹;卢波,这个坚强却胆小的制图师,他让森林有了脉络;奥菲,武器大师同时也是求知者,他让知识得以留存;推伦,这位颇有阅历的碎片商人,他让森林有了熙攘;格罗姆,这一伟大的建造师为生灵造了抵御腐朽的避难所;威洛和图里,这两兄弟一个收集种子立志恢复林木,一个想要煮好一锅美味的汤:莫泰,这个一直跟在奥日背后的记录者;还有基依,
杀个橙柚
2021-04-28
按理说,我本来找不出什么理由喜欢《精灵与森林》这款游戏,因为它给我带来的挫败感实在太过强烈了:不到一小时就已经超过了三位数的死亡记录让我觉得自己就是在给“灵掌”类抹黑,一个又一个没什么思路的跳台解谜让我对自己的大脑也产生了不小的质疑,而游戏那差不多将美学发挥到极致的场景对我来亦是一连串响亮的耳光,它让我愈发清晰地认识到原来自己只是个碰巧多认了几个字的文盲,既不能好好表达自己的饱受美景冲击的心绪,又无力将那些泛着荧光的绝美景致呈现在字里行间,好不容易搜肠刮肚找到的形容词反而显得矫揉造作,甚至还不如一句“真好看”来的真实有力。然而在这美景的掩映下,看着主人公奥里(Ori)在自己拙略指挥下,依然用灵动飘逸的胡旋舞步,将闪烁着的精灵之火镌刻在这一抹徐徐展开的荧光上时,我同样明白,无论这挫败感有多强烈,我都不可能放下手中苦苦支撑着没有支离破碎的手柄,放弃这个好评如潮的独立游戏奇迹了,一直到工作人员表徐徐升起,才会让这段奇妙的旅途暂时告一段落;而此时,我也会完全忘记此前的所有不愉快,忙不迭地将自己在这游戏中的感触向所有玩家广而告之,顺便在这游戏的商店界面留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好评。相信正因如此,无
艾渴echo
2021-04-28
评论 0
最新
最热
发表你的精彩评论吧!
评论
    关于游信
    游信立足于优质的单机游戏,拥有多名资深游戏从业人员,旨在为大家推荐真正有价值的游戏。我们期待以严格的标准、硬核的内容,创造更多专属于游戏的价值。
    免责声明
    站内文章/视频/点评,版权及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方观点,本站持有者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侵犯到您的权益利益,请提供相关信息并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官方公众号
    移动端下载
    联系我们
    youxinapp@wanxin.com
    媒体专栏
    武汉玩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文网文:鄂网文(2019)5766-347号